李升华七律诗 自叹
2022-09-22 04:16:3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自叹

衰身已近胆虚寒,幸可无妨一寸丹。

骨体虽成九分死,襟怀犹觅半时欢。

恩仇自省思明暗,甘苦亲尝品易难。

只感光阴白驹似,春残怎就到秋残?

【注释】读宋代诗人陆游的《述怀二首》其一,依韵而咏别事。原诗云:“尺寸虽无补县官,此心炯炯实如丹。羯胡未灭敢爱死,尊酒在前终鲜欢。亚父抱忠撞玉斗,虞人守节待皮冠。纵言老病摧颓甚,壮气犹凭后代看。”

这首诗的意思是:衰老之身已经接近肝胆虚寒,幸好可以无妨一寸心丹。虽然骨体业已九分濒死,可襟怀仍然在寻觅半时之欢。恩与仇,在自省中思考明暗,甘与苦,在亲尝中品味易难。只感到光阴与白驹是那样相似,春残怎么就忽然间又到了秋残?

首联中的“胆虚寒”,治一种病症,语出《千金要方》卷十二:“左手关上脉阳虚者,足少阳经也。病苦眩厥痿,足指不能摇,躄不能起,僵仆,目黄,失精,名曰胆虚寒也。”这里亦借指胆寒,指惶恐,害怕。见宋代诗人杨万里的《过黄巢矶》诗:“黄巢磯与白沙滩,只是闻名已胆寒。”

这一联中的“一寸丹”,即一寸丹心,见宋代诗人陆游的《独坐闲咏》诗:“一寸丹心空许国,满头白发却缘诗。”又见他的《对酒戏作》诗:“只言一寸丹心在,无奈千茎白发何!色比鹅雏京口酒,声如珠贯渭城歌。”还见他的《烧香》诗:“一寸丹心幸无愧,庭空月白夜烧香。”以及宋代诗人文天祥的《》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》诗:“亦知戛戛楚囚难,无柰天生一寸丹。”

颔联中的“骨体”,指骨架躯体,见宋代诗人刘克庄的《送金潮州三首》其一:“虞翻骨体素多屯,垂老遭逢白发新。”又见宋代诗人徐玑的《送徐照先回江西》诗:“骨体先如鹤,离家岁已周。”还见宋代诗人苏轼的《洞仙歌》:“细腰肢、自有人格风流,仍更是、骨体清英雅秀。”

尾联中的“白驹”,指光阴如梭,如白驹过隙,见唐代诗人杜甫的《秋日荆南述怀三十韵》诗:“星霜玄鸟变,身世白驹催。”又见唐代诗人张说的《喜度岭》诗:“道消黄鹤去,运启白驹留。”还见宋代诗人曾几的《岁尽》诗:“漏箭更筹日夜摧,万牛不挽白驹回。梅花雪片岁华尽,萱草柳条春鼎来。病里诗书元不读,贫中尊俎未尝开。年光似此真虚掷,请以丹心学死灰。”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